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港靈風書社 B哥 的博客

用心靈之眼才能看見真正的美麗

 
 
 

日志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2011-09-22 13:47:11|  分类: 孫中山 及 辛亥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重要景點:日知會(辛亥革命發源地)
  日知会旧址位于武昌崇福山街41号。正门上书“圣约瑟学堂”。
  
    清末,湖北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先后涌现出数十个反清革命团体。如果把湖北的反清革命团体比做一棵大树,那么,树根就是革命先驱吴禄贞1903年发起的武昌花园山聚会,幼苗期则是1904年7月由吕大森、宋教仁、曹亚伯、刘静庵等人组织成立的科学补习所,树的主干就是1906年2月由刘静庵、张难先等人成立的日知会。在日知会之后成立的革命团体则是枝叶。这些都是辛亥革命首义的先驱。

而辛亥革命能夠成功,最大功勞的是     劉靜庵( Liu Jing'an , 劉敬安 )1875 ~ 1911
其次是 胡蘭亭 
1865 ~ 1936
http://www.huaxia.com/hb-tw/wcsy/jchz_06.htm 
日知会领导人刘静庵,湖北潜江人。1903年在武昌入湖北新军,次年加入科学补习所。该所破坏后,受聘为美国圣公会在武昌所设日知会阅览室司理,继续从事革命活动。余诚从日本回省发展同盟会组织,日知会极积合作,其成员多加入同盟会。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刘静庵所书条幅。原挂日知会室内。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日知会主要在湖北新军中发展会员,以捐募的形式进行登记。图为日知会部分成员合影。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1906年4月,日知会派会员吴昆前往日本会见孙中山。9月,他受孙中山派遣,与同盟会员乔义生陪同法人欧几罗来鄂视察,刘静庵迎于长江边,并召开欢迎欧几罗大会的情景。中座持扇者为刘静庵。
   
1906年10月,萍.浏.醴爆发起义,日知会筹划响应。1907年1月,因奸细告密,清廷查禁日知会。刘静庵.朱子龙.殷子衡.张难先等九人被捕。刘静庵在狱中备受酷刑,皮开肉绽,1919年6 月病死狱中。这是有知名人士题词的刘静庵画像。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l/liu-jingan.php

劉靜庵,明敬安,又名大雄,字貞一,號靜庵,湖北潛江人其父名淇,是科舉貢生,靜庵幼承父教,少年時接觸過佛教。1903年,劉靜庵赴武汉加入湖北新军,曾擔任护军马队第一营管带黎元洪的秘书。他熱心追求真理,在武昌參加過基督教宣道會的聚會,後來在聖公會救主堂找到了信仰歸宿。當時武漢聖公會已出現幾位頗有影響的華人基督教領袖,西方宣教士亦多同情革命,認同其會友的愛國精神。劉靜庵因此受洗加入教會,成為救主堂的會友,並取教名為保羅。他信主後即熱心宣傳基督福音及革命主張,並在聖公會文華書院神學院兼任漢文教習。

1904年6月,劉靜庵與張難先等人在武昌成立秘密革命團體"科學補習所",該所以研究和推廣西方科學為掩護,暗中從事推翻滿清的革命活動。不久他們與黃興領導的華興會取得聯繫,參與謀劃華興會在湘鄂兩省發動起義之事。1904年11月,黃興計劃乘慈禧太后慶賀大壽,湖南全省大吏參加慶典之際,在會場引爆預埋炸藥,以引起混亂,並乘機在湖南起事。不幸起義計劃泄漏,官府衙門隨即大肆搜捕革命黨人。黃興得知事泄後立刻密電武昌科學補習所,劉靜庵和張難先一起迅速將所有文件銷毀,然後分頭逃遁。劉是聖公會教友,故藏身於聖公會救主堂,躲過搜捕。科學補習所遂被湖廣總督張之洞派軍警查封。

1905年冬,劉靜庵與逃亡日本歸來,時已成為孫中山同盟會會員的曹亞伯共同籌組革命組織"日知會"。他們認為:要喚起革命,首先應"灌輸知識",使革命思想深入人心。日知會是唯一一個以教會機構名義而從事革命活動的組織。他們在救國的大前提下與非基督徒合作,進行反清救國活動。他們在學界和軍界中宣傳革命,形成了湘鄂革命的風氣,為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義創造了條件。若沒有日知會,辛亥革命的歷史恐怕要改寫。

武昌日知會成立後,由武昌基督教聖公會會長胡蘭亭擔任會長,聘請劉靜庵為司理。因感國勢日危,胡、劉、曹等人將日知會改組為革命機關,並和一些基督徒組織了以學生為主的"救世軍",抨擊和揭露清廷的腐敗,宣傳革命。改組後的日知會於1906年舉行成立大會,劉靜庵在會中發表演說,闡明日知會"以後一切責任,為開導民智,救中國危亡,成一新中國......"。自此,日知會成為一個在教會掩護下,以推翻滿清王朝,建立新中國為目標的革命組織。劉靜庵出任日知會總干事,以救主堂為基地,廣招會員,在教會閱覽室公開陳列大量革命書報,每星期日都有公開演講,一面傳福音,一面宣傳革命,吸引無數軍人和學生前來聽講與閱讀,許多人因此成為基督徒。劉靜庵本人常常在聖公會的文華書院發表有關革命思想的演說。很快,日知會在漢口、九江和南昌等地設立了分會。一段時間後,湘鄂兩省的新軍多受日知會影響而傾向革命,不少軍人加入日知會,甚至在軍營中設立分會。不久,東京同盟會總部派遣余誠到武昌,出任同盟會湖北分會會長,發展劉靜庵等人加入同盟會,武昌司衙巷日知會會址即成為同盟會湖北分支機關。

劉靜庵是一位以基督教信仰救國的基督徒革命者。他雖然從小就有救國之志,但直到歸信基督教後才明白真正的救國之法。成為基督徒後,他整個人都變了。福音和新學知識打開了他的心竅,開闊了他的思想,使他成為一個基督教救國論者,一個有理想的民主革命家。對他來說,"拯救中國,惟基督道理為要",耶穌基督的愛是救國的良藥,革命救國就是這種愛的實踐,而只有具基督愛人如己的愛的革命才是真的革命。他說:"我們要做真革命黨,就要先做真基督徒,因為革命黨就是要本著基督的博愛主義,為大多數人謀最大的幸福"。他在斥責當時某些"假革命黨"出賣黨人和借革命詐騙錢財的丑行時說:"......那樣的行為,是沒有得著基督愛人如己的教訓"。他堅定地本著基督無私的愛來拯救中國,認為社會拯救要以個人拯救作為基礎,堅信:"基督教可以拯救自己,可以拯救他人,可以救國家,可以救世界。救了自己,才好去做那救人、救國、救世界的功夫"。他的理想是天下一家,無洲界,無國界,無種族界,無富貴,無貧賤,無勝弱,無尊亦無卑,人人各盡天職。劉靜庵甘心為救國、為真理獻身。他曾經與聖公會一女教師訂婚,但當他想到自己婚後或會因革命而犧牲性命,遺下妻兒時,就立志終身不娶。

1906年10月,日知會密謀策動江西萍鄉和湖南醴陵的革命志士聯合會黨舉行起義。12月,孫中山派遣胡瑛、朱子龍和梁鐘漢等人赴武昌,與劉靜庵等人一起,準備依靠日知會的力量,策應起義。不幸因叛徒郭堯階告密,起義行動再告流產。湖廣總督張之洞隨即大肆捕殺革命黨人,由於劉靜庵被誣告為長江會黨首領劉家運,故以"匪首"之名予以通緝。當時武昌聖公會會長余文卿之子余日章是日知會成員,他在衙門中有相熟朋友,得悉清吏緝捕劉靜庵的消息後,迅速通知了劉靜庵。在胡蘭亭師母安排下,劉藏匿於胡蘭亭大姐家中,但終因叛徒出賣,劉靜庵等九人相繼被捕,解往武昌下獄,成為當時轟動全國的"丙午日知會謀反案"。不久,張之洞下令要把劉靜庵和胡瑛等人處決。

武昌聖公會宣教士吳德施(L. H. Roots)一向同情革命,見自己的信徒或被通緝或被捕,又被稱為"匪首",故一面發表聲明,認為有辱聖公會名聲;一面聯同其他宣教士向美國駐武漢領事、北京公使、以及華盛頓外交部求助。當時美國青年會總干事穆德博士(John R. Mott)正在中國訪問,抵漢口後得知劉靜庵之事,遂答允去北京營救。到北京後,透過美國公使樂克希(W. W. Rockhill)向清廷外務部請求寬赦。在西方宣教士和穆德的戮力營救並美國的外交斡旋下,清廷外務部終於妥協,下令張之洞"從緩處理",故免了劉靜庵等九人死刑。1909年,劉靜庵和胡瑛被改判終身監禁,其他人分別被判有期徒刑。

在被捕的日知會九君子中,劉靜庵最為受人敬仰,許多參加過辛亥革命的老人均稱他為"革命完人"。他在獄中處處表現出一個基督徒革命者的優秀品格。為逼使劉靜庵招認自己是匪首劉家運,清衙惡吏對他動用酷刑,以致背部被鞭笞至血肉橫飛,白骨外露,"自首至踵無寸膚完,瀕死者數,稍蘇,仍戟手罵不絕,當時號爲鐵漢"。在嚴刑拷打之下,他經歷了很深的宗教經驗,這些經驗成為他的力量,基督教信仰給了他非凡的勇氣。在患難中,他不僅沒有失去信仰,反而信心越加堅定,認為是上帝要借此把他鍛煉成精金。在一次刑訊後,同監難友殷子衡用白布巾為他拭去背部的血,後來劉靜庵在血巾上題字曰:"汝(指血巾)實吾患難中之紀念品,而亦實吾紀念主恩膏之一要體也。吾安忍棄之,吾焉得不留之!"他因受刑流血而體會到耶穌基督為他受死流血的恩典,足見他對基督教信仰之深切。這種超越苦難的宗教經驗成為他在獄中傳福音和繼續從事革命的力量。

劉靜庵在獄中仍十分熱衷於佈道工作,一有機會就向囚犯和獄吏傳福音,致使多人悔改,歸信基督,並樂意跟他學道。眾人對他敬仰有加,皆以師長及父親之禮待他。例如,因"萍醴案"入獄的湖南人歐陽澤垠本來性情剛烈,聽信福音後性情大變,遂視劉靜庵為師長,熱心跟他學道。獄中守衛軍目潘孝貞,在聽了劉靜庵所傳的福音後亦相信了耶穌。一次劉靜庵病重,他殷勤服侍,並利用獄官之身份,冒險偷運藥物給劉靜庵服用,使之早日痊愈。

劉靜庵同監難友,"九君子"之一殷子衡受其影響最大。殷是湖北黃岡人,被捕後亦曾身受酷刑。他過去曾讀過聖經,也曾到福音堂聽過道,雖然對於耶穌舍身救世之舉非常欽佩,但因其認為基督教是迷信,又因看見某些基督徒品行不好,故此沒有真正接受耶穌基督。有一夜,殷子衡在獄中聽到劉靜庵祈禱之聲,次日詢問所為何事,劉回答說:"我求耶穌基督救中國的苦難。你沒有讀過新舊二約嗎?你當速急信道,力求解脫患難中的業障"。接著便向他傳福音,解答他心中對基督教的種種疑惑,並送聖經、主禱文和使徒信經等書冊給他。殷子衡對基督教反復思想及研究三個月之後,便決志歸信耶穌,做一個基督徒,同時還請劉靜庵給他起了另外一個名字"勤道"。

殷子衡信主後,以劉靜庵為牧者,二人每天都在一起讀經,早晚跪在地上禱告。在劉靜庵的引導下,殷子衡信心日增,在"極苦中求至樂"。後來他被調往另一監獄,不想與劉靜庵竟成永訣,但此後他在獄中自處時已能夠堅持信仰,在痛苦憂傷時"唯有默禱上帝,解我苦痛"。獄中的人因他是基督徒而稱他為信仰耶穌的革命黨人,對他頗為尊敬。為使家人與他同得信仰基督的好處,殷子衡在獄中托人把他的兒女送到漢口聖彼得堂的教會學校讀書,接受基督教教育。他的大女兒殷紹素後來終身不嫁,成為武漢聖公會的傳道人。

1911年10月武昌起義成功,獄中革命黨人獲釋。殷子衡出獄後,日間參與新政府的工作,夜間繼續效法劉靜庵,"跪在地下禱告,求上帝幫助鏟除專制,建設共和,謀人類的幸福"。他在革命成功後不求權位,光復一年後即辭去政府職務,全心服務教會。1912年由胡蘭亭牧師施洗;1919年奉獻傳道受牧職,翌年出任武漢聖公會會長之職。

劉靜庵在獄中繼續從事革命工作,不斷為祖國祈禱。他聯絡獄中同志秘密組織"中華鐵血軍",與獄外日知會會員互通聲氣,推動革命發展進程。1911年6月,即武昌起義之前數月,劉靜庵傷病復發,死於獄中,年僅36歲。他死時骨瘦如柴,鬚髮盡白,可知他為國所受苦難之重。噩耗傳至聖公會,中西教牧同仁極其哀痛,立即向當局領屍,移柩至聖馬可堂舉行安息禮拜,將其遺體葬於聖公會的墓地。1928年,湖北省務會議議決,將劉靜庵公葬于武昌伏虎山麓,由其親密同志張難先作墓誌銘;1938年又立石於日知會舊址以紀其事。

事實上,辛亥革命的成功,與日知會之影響與活動有直接的聯系。張難先日後憶述日知會時說:"武昌光復,黨人多頌胡蘭亭、劉靜庵兩先生功"。另一同志范騰霄亦說:"辛亥武昌光復之役,其始源實為日知會,盡人皆知。而日知會創造者為潛江劉靜庵先生"。足見劉靜庵在辛亥革命中之地位。

胡蘭亭


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h/hu-lanting.php

    胡蘭亭,亦名齊勛。1865年出生於湖北漢川一個船工家庭因幼年喪父,流落漢口街頭,以乞討度日。後為基督教倫敦會福音堂所收養,並得以進入該會所辦之教會學校讀書。完成中學部學業後,深得英籍傳教士楊格非(Griffith John)之器重,親自為其施洗,並推薦他到武昌文華書院學習。 
1882年,胡蘭亭又被保送到上海聖約翰書院攻讀神學。1886年畢業後被派至湖北宜昌傳道。不久返回武昌,任職於文華書院。1902年調任武昌高家巷聖約瑟教堂牧師,武昌聖公會會長;後任鄂湘教區吏總。

1902年,武昌聖公會牧師黃吉亭在聖公會救主堂創辦了書報閱覽室"日知會",以"日求一知,不斷進取,開啟民智"。"日知會"之名取自明末清初啟蒙思想家顧亭林的《日知錄》,此書原有"明道救世"之意。日知會取其名、其意以明日知會創立之宗旨。當時他們所購買的書籍與報刊多是基督教廣學會出版的"泰西維新政藝書及時事報章",擺放於教會閱覽室中,任人閱讀。日知會創立後,胡蘭亭擔任日知會司理。不久,黃吉亭被調往長沙開辟新堂,胡蘭亭便接任武昌日知會會長之職。接任後,他除了更多訂購新書報刊外,還經常舉行公開講座,"批評政俗,無所忌諱,一時知識分子、憂國志士咸嚮往之"。

胡蘭亭執掌日知會後不久,聘請聖公會救主堂教友劉靜庵為司理。他向胡蘭亭建議藉日知會以革命救國,說:"國勢誠岌岌矣!公中國人,當不忍其淪胥。下走愚妄,竊愿藉此謀革命以救國,公能許我乎?"胡蘭亭對劉靜庵此言深表贊同,答曰:"愿與君共為其難,即如君言,弟好為籌劃也"。劉見胡至誠慷慨,遂深受感動而泣。胡蘭亭就此委托劉靜庵改組日知會,隨即二人和曹亞伯共同策劃,將之改組為革命機關。胡蘭亭既走上革命道路,就努力鼓動反清,和劉靜庵及一些基督徒組織了以學生為主的"救世軍",向學生抨擊和揭露清廷的腐敗,鼓吹革命。至此,武昌日知會從一個宣傳新知識、新思想的機構,轉而成為一個在教會的掩護下以推翻滿清皇朝,成立新中國為目標的革命組織。有人為胡蘭亭牧師擔心,但"蘭亭一笑置之"。當時的人形容"牧師胡蘭亭有新思想,果敢有為,凡百事得其輔助",所以"日知會工作推行極為順利"。胡蘭亭和聖公會另外兩位牧師黃吉亭、劉藩候一起,相互配合,全力以赴,藉其在教會的身份地位來發展日知會,使之為醞釀武昌起義起了重要的作用。

1904年,黃興、陳天華和劉揆一等人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為宗旨,創立華興會於長沙。隨即聯絡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會黨,策劃起義。1904年11月,黃興計劃乘慈禧太后慶賀大壽,湖南全省大吏參加慶典之際,在會場引爆預埋炸藥,以引起混亂,並乘機在湖南起事。不幸起義計劃泄漏,官府衙門隨即大肆搜捕革命黨人,長沙城內一片恐怖。在這危急關頭,黃吉亭派人暗通消息給革命黨人,幫助多人逃跑,或藏匿他們於教會中。當時黃興被困於友人龍璋的家中,黃吉亭知道後,親赴黃興之藏匿處用"美國聖公會"的轎子接載黃興,成功地將他轉移到聖公會教堂樓上藏匿。十幾天後,黃興計劃脫離險地前往別處。為使他安全轉移,胡蘭亭牧師特地趕往長沙,與黃吉亭、曹亞伯等人密謀送他出城。胡蘭亭將黃興的鬍鬚剃掉,然後由黃吉亭和黃興一起喬裝成海關人員離城。當黃吉亭護送黃興離城時,曹亞伯虔心祈禱上帝保佑黃興平安。曹後來回憶說:"予......惟在寧鄉中學操場默禱上帝,求上帝護佑黃克強平安出城,予且愿終身為上帝作證,無論在何人面前必相告曰:我乃信上帝之基督徒也"。是日夜晚,黃興得以安全離城,登上日本"沅江丸"號輪船。黃吉亭親自陪伴黃興到漢口,直到把他送上駛往上海的"江亨"輪上後,才與他道別。胡蘭亭和黃吉亭的救國救人之舉是出於其基督教信仰和耶穌的愛,誠如其教會教友兼革命同志的張純一所讚:"丹誠水火救斯民,耿耿耶穌博愛心"。許多日知會革命黨人,包括那些非基督徒都驚訝於基督教信仰對這兩位牧師的影響,一提起他們對兩湖黨人的保護與貢獻,均贊不絕口。日知會志士張難先日後如此評價說:"武昌光復,黨人多頌胡蘭亭、劉靜庵兩先生功"。

1906年10月,日知會密謀策動江西萍鄉和湖南醴陵的革命志士聯合會黨舉行起義。12月,孫中山派遣胡瑛、朱子龍和梁鐘漢等人赴武昌,與劉靜庵等人一起,準備依靠日知會的力量,策應起義。不幸因叛徒郭堯階告密,起義行動再告流產。湖廣總督張之洞隨即大肆捕殺革命黨人,由於劉靜庵被誣告為長江會黨首領劉家運,故以"匪首"之名予以通緝。當時武昌聖公會會長余文卿之子余日章是日知會成員,他在衙門中有相熟朋友,得悉清吏緝捕劉靜庵的消息後,迅速通知了劉靜庵。在胡蘭亭師母安排下,劉藏匿於胡蘭亭大姐家中,但終因叛徒出賣,劉靜庵等九人相繼被捕,解往武昌下獄,成為當時轟動全國的"丙午日知會謀反案"。不久,張之洞下令要把劉靜庵和胡瑛等人處決。後在中西教會人士的戮力營救並美國的外交斡旋下,清廷外務部妥協,下令張之洞"從緩處理",故免了劉靜庵等九人死刑。1909年,劉靜庵和胡瑛被改判終身監禁。

劉靜庵等人被捕後,胡蘭亭和黃吉亭等人也上了清衙門的黑名單,但當時胡蘭亭正在日本。他於1906年8月赴日本留學,先後在崇文書院和帝國大學讀書,期間結識了孫中山和大批革命黨人。1909年回國後,胡蘭亭常以傳道勸化為由,到監獄中探視劉靜庵,並曾設法營救。在此期間,他寫出《獄中信徒》一書,並將探監時拍攝到的獄吏虐待革命志士的照片帶出,公諸於世。劉靜庵終因飽受摧殘,於1911年6月病死獄中。胡蘭亭為其料理喪事並贍養其母,並將劉靜庵之言行整理成《劉靜庵》一書,鉛印出版發行。

辛亥革命成功後,胡蘭亭不求權位。孫中山曾邀他出任政府官員,卻被他婉謝絕。當時"日知會員顯貴者其多如鯽,(胡蘭亭)訖不與通,仍致力於社會慈善事業及佈道,老而不衰"。孫中山曾書贈其"博愛"橫匾,以示勛獎。

1938年,前日知會會員張難先等人在武昌日知會故址上豎立起一座纪念碑,碑文寫有"故日知會者,武昌革命之源泉也",表明了武昌日知會在辛亥革命中的重要地位。而作為日知會領導人之一的胡蘭亭更是功不可沒。

1936年4月19日,胡蘭亭病逝。在其葬禮上,張難先敬奉"吾黨長城"直軸一幅,並題詞予以評價:"蘭亭先生,鑒清末吾鄂革命自科學補習所失败後,合城幾無托足之地。其時,蘭亭先生主持聖公會教務,即本大無畏之精神與劉公静庵,就日知會為機關,作大規模之運動,軍學界加入本黨者以數千計。吾鄂辛亥革命,實立基於是,因題此以挽之"。 
胡蘭亭長子胡慶生是中國首位留美圖書館學碩士,亦是一位銀行家,現居武昌。


第二景點:武汉伏虎山辛亥首义烈士墓
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1-09/06/c_121988336_4.htm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在珞瑜路上的卓刀泉路段,位于卓刀泉中学的对面,有一座寺庙卓刀泉寺,庙后有一座山,名叫伏虎山,被圈在了湖北省林业局科研所的大院子里。伏虎山山腰一线,蜿蜿蜒蜒分布着大大小小的10座坟茔,这就是几乎被人遗忘的辛亥首义烈士墓群所在地。这些烈士包括:刘公墓、蓝天蔚墓、蔡济民墓、刘静庵墓、孙武墓、吴兆麟墓、郝梦麟墓、李汉俊墓等。这些墓地在80年代末被政府修葺后保存至今。

http://big5.xhgmw.org/archive-56250.shtml

伏虎山辛亥首義烈士墓群修繕一新

伏虎山在武昌卓刀泉。狀如伏虎,靜臥鬧市。山上鬱鬱蔥蔥,林海蒼茫。

  林蔭下,有一片辛亥首義烈士墓群。

  昨天,記者從卓刀泉公園進入,沿著緩坡向上走,首先看見的是“劉公先生之墓”。這位武昌首義時擔任總指揮部政治籌備處總理的革命領導人,於1920年4月病逝,享年不足40歲,1928年10月公葬於此。劉公墓以及其他幾位辛亥誌士墓,均由湖北省人民委員會於1956年11月15日公布為湖北省文物保護單位。

  記者看到,墓的圍欄已整修一新,貼上了灰白色大理石。墓碑也已經打磨,“劉公先生之墓”6個大字重新描過。墓不遠處,是武漢伏虎山辛亥首義烈士墓修繕工程指揮部,施工人員正對墓園進行最後的修繕。

  順著山間石板路前行,山林裏依次是藍天蔚、蔡濟民、劉靜庵、孫武、吳兆麟等人的墓。辛亥首義烈士墓群在林蔭下青石棺蓋,莊嚴肅穆。林間小路繞著一座座烈士墳墓穿行,不時有遊客走到墓前拜謁。

  60歲的管理員洪義說,因伏虎山地處武漢高校密集區,每天都有大學生來這裏遊玩,逢年過節還有遊客來這裏觀光或掃墓,緬懷先烈。

  洪山區文體局辦公室主任池繼鋒說,今年1月,伏虎山烈士墓群保護性修繕工程啟動,3月正式動工,對烈士墓進行了清洗和修補,貼上青石板。另外,施工單位還將山間小道的舊水泥路進行改造,鋪上青石板。目前已經修繕完畢。

  曆史學家、華中師範大學教授嚴昌洪說,伏虎山烈士陵園安葬著多位辛亥首義烈士,他們在中國近代史上都是響當當的人物。希望更多的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和學生能去那兒參觀。

湖大教授廖聲武新著揭秘:假王爺急電張之洞營救劉靜庵

實習生唐姍姍 蔣太旭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news.ifeng.com/history/gundong/detail_2011_02/08/4577939_0.shtml

武漢辛亥革命的重要景點[一]日知會  伏虎山劉靜庵之墓 - B 哥 - B 哥的博客


劉靜庵是辛亥革命團體“日知會”的創建者。

1907年1月,在計劃響應萍瀏醴起義時,他和胡瑛、張難先等9位革命者被俘入獄,史稱“丙午之獄”。時任湖廣總督的張之洞又惱又怒,“他不明白在他統治的地盤上為什麼屢有革命黨鬧事”,決定處斬劉靜庵、胡瑛等3人,只等“臘月二十六日執行”。

在臨行刑的前3天,張之洞接到當朝權臣肅親王善耆發來的一封電報:“關於聖公會日知會劉靜庵一案從緩辦理”。這封急電,隱含“刀下留人”之意。由此劉靜庵等9人的案子便停了下來,已經擬定的第二批抓捕名單也暫時擱置。隨後,劉靜庵、胡瑛等被押往武昌臬司獄,逃過一劫。

最終劊子手們不僅沒有如期行刑,此事最後也不了了之。在當時全國反清運動風起雲湧的環境下,清廷怎麼會大發慈悲放過這3位革命者呢?歷史的真相又究竟如何?

是誰瞞過了張之洞?

廖聲武教授在《中國民主革命先驅者——劉靜庵》一書中寫道:原來,這封急電並非善耆發來,而是有人假冒的。張之洞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居然敢有人這麼大膽子,敢冒充親王急電從刑場上救人。

假冒電報者也是兩位彪炳史冊的革命者:一個叫吳祿貞,一個叫程家檉。

吳祿貞後與蔡鍔齊名,人稱“北吳南蔡”。當時在北京的他,獲知劉靜庵等被捕即將被殺的消息非常著急,找到另一位在京城的革命黨人程家檉。程家檉是同盟會領導人之一,也曾留學日本,娶了一位日本女子做太太。他當時在北京京師大學堂任農科教授,太太則被肅親王府聘為日文家庭教師。

肅親王善耆從程太太那裏,對程家檉有所了解。善耆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對皇帝、太后兩面討好,與日本人也有來往,現在又想與革命黨拉上關係,就通過內親鐵庭出面相告,希望程家檉做幕僚。程家檉考慮了一段時間後,覺得肅親王掌握著清王朝的部分軍政大權,自己回來的初衷就是要打入敵人的營壘,這樣可以利用合法身份為革命出更多的力。於是就當了肅親王的幕僚。

吳祿貞與程家檉兩人商議救人對策,情急之中,決定“以肅親王的名義給張之洞發電報,請他暫緩辦理此案,張之洞就不敢殺人了。”

程家檉向肅親王負荊請罪

可能是擔心湖北收到電報後,會與北京通氣核實,劉靜庵等仍會有殺頭危險。程家檉發完電報後,冒著被殺頭危險去見肅親王,將此“先斬後奏”之事如實相告。書中還原了這場化險為夷的細節。

善耆聽說此事後勃然大怒道:“你怎麼能未經同意,擅自用本王的名義拍發電報呢?

程家檉以負荊請罪的姿態曉之以理,強調:這事與美國教會攪在一起,領頭的劉靜庵是入了基督教的。他在為美國聖公會教堂辦事,日知會原為教堂閱覽室之名,如果處死了他,恐怕會釀成嚴重的外交問題。

說到這裡,肅親王已默不作聲。程家檉進而說:“王爺若仍不肯饒恕家檉,請將家檉交刑部議罪,家檉願與劉靜庵、胡瑛同死。”

肅親王被程家檉說得無話可說,遂悶悶退入後堂,程太太此時正在後堂為善耆的妻妾子女上課,程家檉便通過其妻鼓動善耆的妻妾為他說情,善耆只好不了了之。

1909年,劉靜庵被判處永遠監禁,先在省城臬司獄,後轉至模範監獄。獄中,他仍然堅持鬥爭,所留下的詩篇,字裏行間充滿革命氣概和不屈的精神。

1911年6月12日,劉靜庵病死獄中,享年37歲。劉靜庵離去這一天,距他苦苦為之奮鬥的推翻清王朝統治的辛亥首義僅三個多月。


劉靜庵其人

劉靜庵,湖北潛江縣梅家嘴人。1903年赴武漢,次年加入湖北新軍,任護軍馬隊第一營管帶黎元洪的秘書助理,不久離營。

19046月,與張難先等在武昌成立革命團體科學補習所,暗中從事革命活動,謀劃湘鄂聯合舉義。

1905年以擔任美國教會閱報室日知會司理為掩護,積極發展會員,宣傳革命思想。

19071,被叛徒郭堯階誣告為哥老會首領劉家運,遭到逮捕。在獄中備受酷刑,但始終沒有屈服,他承認革命是實,但聲明自己不是劉家運。

1909年被判處永遠監禁。在獄中惡劣的條件下,他始終堅持讀書學習,包括經學、史學、音韻訓詁之學及宋明理學,治學態度十分嚴謹。他的理想是天下一家,無洲界,無國界,無種族界,無富貴,無貧賤,無勝弱,無尊亦無卑,人人各盡天職。

【著者訪談】

湖北大學教授廖聲武:

辛亥革命成功,多歸功於日知會

劉靜庵是一位對辛亥革命爆發起過巨大作用的歷史人物,卻一直沒有完整詳實的傳記來呈現這位民主革命先驅的成長經歷及其為革命奔走的一生。辛亥百年之際,《中國民主革命先驅者——劉靜庵》一書的出版,填補了辛亥革命研究的一個空白。日前,記者就有關問題採訪了該書主要作者湖北大學教授廖聲武博士。

記者:什麼原因促使您花大量精力寫這本人物傳記?

廖聲武:劉靜庵是潛江人,我也是潛江人,我曾主持省社科項目辛亥革命前武漢地區的革命宣傳對武昌首義的催生作用,對劉靜庵生平有過一些了解,這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劉靜庵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辛亥歷史人物。雖然他並沒能直接參加武昌起義,但他創辦的日知會卻是辛亥首義在武昌爆發的重要原因,辛亥元老張難先甚至認為,辛亥革命成功,世之飲水思源者多歸功於日知會

記者:寫作中,您遇到最大的因難是什麼?

廖聲武:收集資料太難。有關劉靜庵的記載太少,他29歲才來到武漢,此前他在潛江的成長經歷沒留下任何資料。為此,合作者吳位瓊和賀亮兩位同志實地走訪了劉靜庵的家鄉及其親屬,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收集了許多鮮為人知的第一手材料,完成了本書第一章初稿的寫作。另一方面,為了使書稿能儘量真實地反映這位中國近代史上的傑出人物的革命活動,我跑遍了武漢可能有資料的相關單位,同時還利用機會到南京、上海、香港等地圖書館及檔案館搜尋資料,並利用出國機會到英國大英圖書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圖書館蒐集史料,完成了第二章至第十章及劉靜庵大事年表的寫作。

記者:您認為這本傳記最突出的特點是什麼?

廖聲武:我希望將這本傳記寫成一部經得起檢驗的書。寫作時,我將劉靜庵及其有關的人物列表,將各時間段劃出來,還原他們的活動,力爭將本書寫成一部信史。

通過對史料的收集和考證,書中對一些目前廣泛流傳的錯誤說法進行了更正。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避諱革命者之間的矛盾,比如書中對當時兩個革命團體日知會和群學社唱對臺戲的門戶之爭也有描寫。這在其他類似傳記中鮮見。

這本傳記不僅呈現了劉靜庵的一生,也塑造了包括宋教仁、胡瑛、吳祿貞等在內的一批早期民主革命先驅者群像。

(實習生唐姍姍 記者蔣太旭)

廖聲武教授。



劉靜庵引導董必武走上民主革命道路

《中國民主革命先驅者——劉靜庵》一書還描述,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代主席的董必武是如何在劉靜庵的啟蒙下,走上革命道路的。

書中寫道,1905年,董必武和同鄉張國恩、孟龍蓀一起來到省城武昌,投考文普通學堂。在一位姓王的房東的引導下來到日知會讀書看報,並結識了劉靜庵。

劉靜庵問董必武準備報考哪所學校,董必武告訴他自己想考文普通學堂,有點兒擔心考不上。董必武所說的文普通學堂,是湖廣總督張之洞在武昌原自強學堂舊址上改建起來的,招收的學生專門學習普通各學科,以備學習好的學生升入高等學堂。

劉靜庵鼓勵董必武說:文普通學堂是一所很好的學校。你肯定能考上。並打破日知會的慣例讓董必武把沒看完的書刊帶回去認真閱讀。

不久,董必武順利考取文普通學堂,被編在第三班。離正式開學還有幾個月,董必武不想回家,便留在武昌,住進了日知會的宿舍裏讀書看報。他利用這段時間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包括清政府明令禁止的《揚州十日記》、《嘉定屠城記》、《文字獄》等,鼓吹革命的《革命軍》、《警世鐘》、《猛回頭》等。

董必武在細讀了這些進步書報後,深深為民主革命先驅者的愛國熱情和民主主義思想所感動。開學後,課餘時間,董必武常常把同學們介紹到日知會來讀書看報。

1937年,美國進步作家埃德加?斯諾的夫人海倫?福斯特?斯諾在延安採訪董必武,董必武向她講述了自己在文普通學堂的這一段特別重要的經歷。他說:我到達武昌後,住在一個叫日知會的著名團體的宿舍裏。這裡是領導辛亥革命的湖北省的初期革命中心。這個團體由一個姓劉的人創辦起來這個團體的規模雖小,但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特別是因劉的人格而這樣。董必武在晚年向身邊人介紹自己的革命經歷時,稱劉靜庵是自己走上民族民主革命道路的啟蒙師

(實習生唐姍姍 記者蔣太旭)

 

  评论这张
 
阅读(1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